2008年2月18日

突然想念Taman Melewar.MissTamanMelewarSuddenly

突然想起Taman Melewar,在夜阑人静的夜晚,丘力斗在上网,汉庆在房间以及阿祥正在隔壁玩麻将的当儿。

住在Taman Waja虽说逃离了宿舍的各个规矩,没有人管束,有时会感觉像失去父母的孤儿。

在这里拥有齐全的上网设备,拥有个人书架,有比宿舍更美观的书桌,蓝色大张的靠背椅;这里的设备还齐全到有一个随时候命的洗衣机,可以冷冻食物的电冰箱。但是偶尔,还是会想念以前的宿舍。Taman Melewar 3。


它是单层,双层的房子也不见得有何特别的。在Taman Melewar,没有个人电脑,可是生活依然不成问题,Taman里的电脑室还是足够让我们寻找需要的资料。在Taman Melewar,虽然不允许使用电器,但也有洗衣房的设备,懒惰用手洗衣的时候可以把一个星期累计的大桶衣服让洗衣机帮手,为了省钱,还可以与他人分担两块钱的费用,一人一半。
比头大!?

住Taman Melewar也不愁没有饭吃,宿舍里外都有马来档,选择不多,这正适合每回毫无头绪的我们更快决定晚餐的地点。每个档口都大同小异,不知什么时候,过桥有个亲切老板的那档成为了我们的热选,那个时候的晚餐都是一起享用的;每晚七点钟都会准时爆满,为了节省时间,我们都会在七点前解决晚餐。现在偶尔还是会想念那个档口,怀念当初哈啦的情况。在宿舍不远处有一个汉堡档,晚间也不怕饿肚子的。在Taman Waja,档口都离门口远远地,还要相隔一条马路,想起必须行走那么远的距离才有得吃,胃口也淡掉了。
来一杯。。。茶,旁为汉庆。

在Taman Melewar没有个人电脑,那正是学习的好时刻,闲来可以闯入小祥的个人空间观赏电影,当时的每一出戏都显得那么珍贵,还可以呼朋唤友一起来观赏,无聊时刻就是真么度过的。小一岁的小祥在我们需要用到电脑的时候还是很乐意借我们使用,还记得有一次用他的手提电脑改报告至凌晨三点钟。三号,偶尔汉庆会来做客,有时会过夜,久而久之,他好像成为了我们唯一的成员。Taman Melewar的环境也很幽静,晚间更显宁静,是个温习的好地方。相比之下,Taman Waja是比较热闹,但有时会有讨厌的家伙在焚烧垃圾,污染空气。
一边看戏,一边吃零食,一边拍照。怀疑爱拍是那时候养成的。

宿舍的桌子虽然小,可是我们可以一人享有两张桌子的权利,不同时候不同心情可以选者不同的桌子方向;即使有客人到访也不怕没有椅子坐,因为可以满十个人的一间家才有六个住客。住宿舍还不用担心水电的用量,一天开二十四小时也没有人怪你;在外,每天水电都得计算费用,头痛。没有洗衣机,有些时候用手洗衣也是一种情趣,为了让双手减少运用,会想办法如何把一件衣服重复穿,而且不被发现。

当年放假前,一家人出去外面99吃了。

在搬出来之后,也是有开心的事啦。但,还是觉得住在宿舍的生活比较单纯。

它一直在我的脑海停留,因为那儿是我们相识的地方,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。六个不同性格的男生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还是欢乐居多。锡灵很少在家,见面的时候还是会聊到许多。同班的香禾更是我的学习好顾问,上课有什么忘了记录可以随时抓他问个清楚,煞是好玩。遇到难题还可以一起讨论,还可以向他控诉班里发生的事情以及说别人的坏话,哈哈哈。我们家也显独特,从1985到1988都有代表着。

日后住在不同的地方,是否会像现在一样,突然想起Taman Waja呢?

2 条评论:

  1. 我也开始怀念Melewar了...也怀念你说的”过桥有个亲切老板的那档“!我们称之为Tok Janggut,不知道你们是否也是这样称呼他。虽然我在Melewar时已有自己的电脑,不过有一点时间我也常常泡在Melewar的computer lab,往事真的只能回味啊!!!

    回复删除
    回复
    1. Hi Don,
      哈哈,影象中好像只是叫他“pak cik”而已。老板娘就叫“Cik”~
      我记得那时即使搬出宿舍,偶尔还会特地回去那里吃晚餐“回味”一下呢。
      往事如烟啊~

      删除

交流一下。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