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6月26日

半山芭监狱。Penjara Pudu

其实,得知这座围墙即将被拆除时,心情有种“不可能吧”的沉重。它和我的成长岁月没有什么关系,不过这堵壁画很小已经印烙在我的记忆里。小时候,每一次乘爸爸的车子经过这里,都会被那一组屡屡野林吸引,然后随着车子继续前进逐渐被抛在脑后,被另一幅风景取而代之。

当时也不知道,那堵被画上绿色深林的墙背后,其实是一个监牢。原来它的名字叫半山芭监狱,监牢竟也那么有艺术性。记得当年小学五年级学校还办过“半山芭监狱”一日游,忘了什么原因,我没有参加。不过却从有参与同学口中听来不少故事,述说监牢里血淋淋监犯被惩罚的图片,电椅和那无情的绳索。告诫着我们“不可做坏事”。

听说,同学的爸妈还怕他在一日游里惹上“不干净”的物体,而特地求来了平安符伴随一日游,为这诡异的监狱添上一股神秘。



以上一组记录已走进历史的相片不是我的杰作,请参考:巴结影像

2 条评论:

  1. 监狱画家邝炎章说:"一个人究竟也不能永远留在这世上,总有一天也会离开,更何况是一幅画?如果我能比它先‘走’一步,那还好,至少我已没眼睛看,也管不了这么多,只是没想到它会比我先‘走’一步,看到昔日的光辉变成今天的断壁残垣,怎不心酸?"

    有些时候,有些事情,就是那么的无奈...
    人生无常嘛=)

    回复删除
  2. 這組照片拍得很生動, 宛如一幅說故事的畫!

    回复删除

交流一下。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